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海尔科化模式”
2006/5/30 0:00:00 | 编辑:管理员| 【打印】【关闭】 访问量:3855次
编者按:   “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是根据国务院原则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纲要》确定的目标和任务,于“八五”期间(1992年开始)由国家正式部署开展的一项重点科技工作。经过11年的建设,近60亿元的资金投入,目前国家已经建立了84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 对于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在推动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所做的贡献,时任原国家计委高技术产业发展司司长的马德秀(现任上海交大党委书记)在第3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举行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授牌大会上做了明确的表述。他认为,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促进了高技术产业的快速发展;二、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有效地缓解了制约产业结构调整的技术瓶颈,提高了产业竞争力;三、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率先进行了体制改革,为科研院所转制进行了成功示范;四、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与资本市场结合,扩大了投资需求,盘活了国有资产,提高了经济效益。 这有具体的数字可以说明。据初步统计,这些“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已取得了近200亿元的直接经济效益,出口创汇1.3亿美元,转让重大科技成果近1179项、实施技术转让合同近2500个,组建高技术企业190家,同时取得了近500项国家级科技成果。 在这84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中,涌现出了象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等一批典型。为了对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在发展中创造的成功经验和出现的失误进行及时总结,并进一步推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发展,我们兹对一些典型个案进行剖析和报道。   作为国家首批试点的两家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之一,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首家转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后形成的转制模式,已经被媒体归结为科研院所“成果转化”的三种模式之一(另外两种是清华同方模式和联想模式)。 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海尔科化模式”   其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是为了适应国民经济发展计划的总体要求,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提高我国产业竞争力而建立的。因此,其主题就是创新”,海尔科化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科化)副董事长严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在严庆看来,从1989年开始试点的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其发展的15年就是创新的15年。而对于创新,严庆有着自己清晰的认识:“海尔科化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产品开发层面,二是成果转化层面,三是体制创新层面。” 创新造就“新”产业   就产品开发层面而言,海尔科化在国内首家开发成功改性聚烯烃汽车保险杠专用料,填补国内空白;该种材料开发成功之后,海尔科化又首家通过了上海大众桑塔那轿车保险杠专用料认可。“这一事件,标志着我国工程塑料改性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海尔科化常务副总经理李文东表示。 从成果转化层面看,李文东认为,海尔科化分别在汽车用工程塑料和抗菌剂/抗菌母料两个领域,首家实现了产业化,并形成规模生产能力。 与产品开发和成果转化相对应的是产业贡献,严庆显然非常看中这一点——他说:“多年来,海尔科化通过合资、技术转让、技术合作等方式先后创立或扶持了国内10余家工程塑料生产企业,为我国工程塑料产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抗菌材料及制品方面,其抗菌母料项目早在1999年11月就获得了“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更让严庆为之自豪的是由此而形成的抗菌材料及制品行业——目前,抗菌材料及制品在国内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年产值达400亿元的新行业。 创新成就“新”模式   海尔科化第三个层面的创新就是体制的创新。相比于产品开发和成果转化层面上的创新和突破,体制上的突破,对于海尔科化来说,显得更为意味深长。“作为首批试点的两家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之一,1998年,我们首家转制为有限责任公司(由中科院化学所和海尔集团共同出资组建)。而由此形成的转制模式,后来被媒体记者采访并归结为科研院所‘成果转化’的三种模式之一”,严庆表示。 除海尔科化模式外,媒体总结的科研院所“成果转化”三种模式还包括清华同方模式和联想模式。所谓清华同方模式,就是利用一个公司,将清华各院系、研究所的成果都拿过来转化,它没有自己具体的主导产业与产品;而联想模式就是把一项成果,通过做好市场(柳传志的贸工技思路),拉动科研单位的技术开发。 哉馊帜J剑锨煊凶抛约旱钠琅斜曜肌T谒蠢矗寤侥J胶土肽J骄」茏龅暮艹晒Γ痪哂衅毡樾裕讯确浅4蟆裁挥屑父鐾健⒘耄欢6苹J皆虿灰谎淙还竟婺8懊媪礁銎笠迪啾认缘梦⒉蛔愕溃渥频哪J饺词窍嗟笔屎洗邮掠τ醚芯康母骼嘣核苯用嫦蚴谐 ⑹敌衅笠祷诵谢啤强蒲谢菇约旱募际鹾蜕缁嵘掀笠档牟底式鸾岷掀鹄础? 然而就海尔科化本身的转制案例而言,严庆看中的显然不仅仅是海尔的资金,更重要的是海尔的管理和市场——因为这正是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所不擅长的。对此,海尔总裁杨绵绵也表示了赞同。她后来指出,海尔科化成功之处不在于强强联合,而在于弱弱联合”,也就是说双方都看到了自己的弱点。 创新资本锦上添花   然而海尔科化在资金方面仍然有些捉襟见肘,由此所带来的损失和遗憾已经让李文东深有体会。他说:“我们已经在可完全生物降解塑料方面有了重大突破,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产业化。其实我们需要的资金只有几千万,然而就是这样我们也拿不出来;出售专利只能卖很少的钱,而且这样做很可能会使我们失去抢占市场制高点的机会,并制约了企业做大做强。” 另一方面,尽管发展受制于资金的约束,海尔科化却拥有强大的技术研发力量。这一点,从其建立之初就有了制度上的保证:在《关于建设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指导性意见》中,明确规定,凡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就必须具备五个条件:该领域中具有国内一流水平的技术创新、研究开发能力和设施及人才队伍;在该领域中具有国内一流的技术集成能力及相应的人才队伍;在该领域中具有将重大科技成果向规模生产转化的工程化研究验证环境和能力;在该领域中具有对科技成果产业化进行技术经济分析和工程设计、咨询、评估及建设的能力;在该领域中具有对技术、产品、工艺、装备等持续不断创新与消化国外先进技术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显然,雄厚的研发能力让李文东依然信心不减,因为对于技术指标过硬的海尔科化而言,缺乏的仅仅是锦上添花的资本支持——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与其从头研发,不如锦上添花(与具备相当技术背景的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合作,需要的是资本与技术的联姻)”。 相关链接:海尔科化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海尔科化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是由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和海尔集团于1998年合资成立的高新技术企业,其前身是1989年开始试点、1993年被国家计委正式批准成立的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公司目前是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抗菌材料及制品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工程塑料工业协会理事、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降解塑料专委会常务理事。 公司目前是国内最高水平的高分子材料产业化基地之一,其前身工程中心先后承担了多项中科院“七五”和国家“八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并通过合资、技术转让、技术合作等方式创立或扶持了国内10余家工程塑料生产企业,为我国工程塑料产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因此荣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 公司自主开发的抗菌剂及系列抗菌母料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先后被评为国家级重点新产品、第十二届全国博览会金奖产品、2000年香港国际发明展览会金奖产品,其产业化和大规模推广应用在家用电器等行业掀起了“健康”热潮,促进了中国抗菌材料及制品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因此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山东省重奖科技成果奖、科技部刘永龄科技奖。 公司主要业务领域包括改性工程塑料(改性工程塑料、功能性母料等)、环境友好材料(可完全生物降解塑料、抗菌防霉材料)、生物医用高分子材料(抗感染医用耗材等)。